芜湖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化工机械厂家

人工智能是思想上的虫洞吗

时间:2022-06-23 来源网站:芜湖化工机械网

■本报记者 王一

人工智能正在我们的社会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围绕着人工智能的讨论也在变得越来越两极分化。很多人认为,机器要么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要么就会把我们拖进黑暗的、反乌托邦的深渊。

面对争论,屡获殊荣的发明家、演讲者和企业家阿米尔·侯赛因一直在思考:我们为什么有价值?我们能创造什么?如何在到处都是感知机器的世界里生存?

他在新书《终极智能:感知机器与人工智能的未来》中预见了感知机器与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自出现的那一天起,宇宙就一直在等待被更多的智能生命感知到。今天,我们即将进入感知机器与人工智能的时代,这一等待终于要结束了。”

在人工智能时代,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看待自己

读书周刊:您曾在介绍《终极智能:感知机器与人工智能的未来》这本书时提到,人工智能不仅仅涉及技术问题,更要看到它背后的哲学与伦理,这是不是您这本新书的独特之处?

阿米尔·侯赛因:我希望这是一本普及性的读物,是献给大众的。如今,人工智能在全球的应用越来越多,人们了解人工智能在生活和工作中的用途变得越来越重要。这时候有这样的入门书就至关重要了。

你确实可以谈论人工智能的技术,因为这方面的空间很大。而我写这本书不仅仅想写技术,而是要谈论人工智能背后的哲学,我之前没有看到很多这方面的探讨。但这很重要,因为几千年来,人们都在问着同样的问题: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有什么目标?不同国家的人都有不同的处世方法,但很多事情的做法都是对上述几个问题的回答。

终极智能是能够自己做出决定的、能够学习的,和我们人类很像。这并不是一个技术的问题了,而是哲学的深层次问题。我在这本书中聊我们怎么和人工智能相处,其实在讲的是我们如何看待人工智能,更重要的是,在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应该怎样看待我们自己。

读书周刊:和机器相比,人类的独特之处是什么?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保护的“人性”,其中有多少是独属于人类的?

阿米尔·侯赛因:从乐观的角度说,我们可能会认为人性包括宽容、爱和忠诚,但真的只有人类世界有这些吗?爱、宽容和忠诚属于人际关系范畴,并且体现在一些行为中:一个人必须面对另一个人才能产生宽容、爱或忠诚。如果我们这样认为,那么就表示可以将整个人性与这个框架分离。我们都看到过小狗依偎着母亲或者与兄弟姐妹愉快地玩耍。我们只需要朝起居室的窗外望去,就能看到鸟妈妈衔着虫子喂它的宝宝,等到宝宝吃完后自己才吃。简而言之,即便没有人类,这些概念依然存在。当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地保护人性时,我们真正保护的是这些属性,但这些属性有多少是只属于人类的?

我不确定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我所知道的是我们对人性的理解始终会根据我们的历史和文化而发生变化。在人性方面,我们可以选择越来越过时的理念,也可以接受未来的新理念。那些过时的人性理念只会给我们目前的职业、工作和目标造成麻烦。

读书周刊:人工智能包含着很多人性与人类的大问题,有些人不禁会问:疲于奔波、忙于生计的我们,考虑这些问题有什么意义?

阿米尔·侯赛因: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对计算机特别感兴趣。12岁的时候,我爸给了我一本杂志,里面有篇文章写着宇宙是一台计算机吗?这个问题我一直思考了几十年。

你可以在大自然中看到计算,从整个宇宙中看到人类,这是我从小就在思考的问题。

的确,现在社会的竞争十分激烈,但是我们仍需要能够思考大问题的人。我最近看了部电影《流浪地球》,看完电影之后,我还去看了同名的小说。不得不说,这是我很长时间以来看到的最美的科幻小说。而作者刘慈欣,我觉得他可以成为历史上为数不多的著名科幻作家。我们需要这样有宇宙观的人,这会为人类走到哪里提供思考,刘慈欣就是其中之一。

科技一旦被释放就不可能再回到“瓶子”中

读书周刊:您提到了科幻,那么,很多科幻小说、科幻电影中提到的未来场景是我们会真实面对的吗?

阿米尔·侯赛因:对于《星际迷航》的影迷们,他们的脑海中已经拥有未来地球可能的生活情景了。在《星际迷航》的社会中,金钱不再起决定性的作用,人们不再为生存而工作。

他们没有为满足生存需求而工作的欲望。

没有人会问:“你靠什么谋生?”在《星际迷航》中,你的谋生手段就是生活本身。

科幻作品中的愿景远非天马行空的想象,我认为科幻作品里描绘的场景给了我们一张明确的未来路线图。我们无法确定10年、50年或100年后的详细情况,但所有数据都指向一个方向:目前由人类承担的大部分工作在未来将由机器承担,而社会结构需要进行大规模的调整。

面对岗位替换,我们需要做出必要的结构性变革,在那之前,政府必须解决人民对生存的担忧:我们拿什么买食物?如果没有收入,我的孩子该怎么办?银行准备收走我的房子吗?如果不去追求成功,那我们是谁?如果我们能够被机器如此轻松地取代,我们的人生目标又是什么?

我认为对我们来说,这些生存上的问题能帮我们瓦解多年来积累的一些过时的观念,而这些观念曾支撑着我们的生活方式。为什么必须为了生活而工作?150年前,70%的美国人都在从事与食品生产相关的工作。今天,这一比例下降到了2%。工业化最初为工人创造了足够的工作岗位,使他们能够去工厂参加回报丰厚的劳动。许多人都走出家门,开始从事各式各样的工作。在现代化和目前的后现代化过程中,我们的工作与对我们生存至关重要的商品和服务生产渐行渐远。未来,人类创造力的产物将是思想,也就是创意构思。

我们的创意将比机器智能更好吗?机器智能将尝试掌握人类擅长的每个领域,包括思想。

那么,这将把我们带向何方?所有人都将坐在可移动的躺椅上喝着超大杯的汽水?当生活失去有意义的工作时,我们会感到迷茫。这就是人工智能的威胁:我们害怕它让我们变得毫无用处。

读书周刊:所以,很多重量级人物,比如斯蒂芬·霍金、比尔·盖茨以及亨利·基辛格都将人工智能称为人类的“最大生存威胁”。霍金还曾断言:“全面人工智能的开发可能会给人类带来灭绝。”

阿米尔·侯赛因:上面我们说了电影中的场景,但是,现实是终极智能还离我们很遥远,我们可能都看不到机器能有学习的能力和自我的意识。但如果你让大众都变得很恐惧,人们可能根本就不想往那个方向发展了。了解这些担忧是很有必要的,然后我们要做的是有计划安全地开展人工智能的研究,我不希望吓到人们,我希望能够吸引人们走下去。

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在可解释的人工智能、道德体系和人工智能安全等领域加倍投资,以此加快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而不是在强制命令和禁令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这些才是真正的技术、能力和算法,它们能安全处理事故并防止技术滥用。以无人驾驶汽车为例,我们需要将生命托付给多种执行感知和决策的机器学习算法。

正如其他新兴技术一样,关于人工智能的未来使用及其安全性问题,将出现许多不同意见。虽然要面对诸多挑战,但我会始终保持乐观的态度,相信我们能够开发出可解释的安全系统,从而大规模部署人工智能。更重要的是,我相信人工智能的益处将超过它的风险和缺点。

无论对人工智能的态度是乐观还是悲观,你都必须记住,科技一旦被释放就不可能再回到“瓶子”中。好奇是人的本性。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一直展示着无止境的发明欲望。我们可能会停止发明吗?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出色的发明家创造出各种各样的东西,而创造出能够进行自我创造的东西是任何发明家的最高成就。

有机会不被机器所奴役而是成为生命的创造者

读书周刊:您一直在美国从事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这次来到中国,也近距离地观察了中国的人工智能产业,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阿米尔·侯赛因:我记得小时候在巴基斯坦拉合尔时,我曾坐在父亲的脚边玩着我的美国特种部队士兵玩具,而我的父亲则坐在他最喜欢的椅子上。突然,他大声说了些什么。直到现在,我依然不知道他当时是在跟我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

我父亲说:“你知道吗,西方国家非常善于分析,东方国家的思想家则主要关注融合。”

我让他解释了这句话的意思,而且我现在仍然清楚地记得他当时的解释。他告诉我,西方的科学家和思想家使用科学的方法,即观察现象,然后根据测量结果和数据仔细分析和解释所观察到的结果。在这方面,这些人是推理大师。东方的思想家则会融合观察结果来进行解释,常常不会完全理解或验证其背后的根本原因。他告诉我,在过去的几百年中,随着人类对科学和科学方法的了解,演绎推理过程,也就是分析,被证明有用得多。它能让我们获得可以应用、可以作为理论基础的深层次理解,并使我们获得更先进的技术。

那么,西方的分析归纳法将一定会与东方的融合法结合。在这个即将到来的时代,所有知识基础模块将一起造福全人类。

读书周刊:那么,思维方式和文化在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中能发挥怎样的作用?

阿米尔·侯赛因:就拿中美的语言体系来比较,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汉语代表文科和人类智能,英语则代表理科和人工智能。中国人的黏性是伦常,是人类智能;美国人的黏性体现为技术,是人工智能。

以这种格局看,中美人工智能应该是互补的。中国人所谓的人工智能是一种社会开放体系,以社会需求和社会的稳定性为导向;美国人所谓的人工智能是一种技术开放体系,以技术发展的可能性和效用最大化为导向。各自所依据的发展理念、底层逻辑、选择性并不一致。

在利用人工智能技术为人类服务的大前提下,中美双方是能够相互交融、相互竞争、相辅相成的。而未来更需要的,应该是成功融汇中美两种科技体制,熟悉它们不同的话语词汇的人。

读书周刊:您的新书提出“终极智能”的概念,如何定义终极智能?

阿米尔·侯赛因:在这些理论文理和计算机科学的猜想中,我们好像回到了起点。在小时候,我制造了我的第一台计算机,因此我成了我的世界中的“造物主”,我们的文化中流传的寓言、神话和故事让我们做好了成为宇宙造物主的准备。

人类已经凭借能力获得知识、提高智力并发现了许多事物的真正“本质”。自出现的那一天起,宇宙就一直在等待更多智能生命去感知它。

今天,我们即将进入一种感知机器的未来,这一等待终于要结束了。凭借知识,我们可以控制我们传统的、生物的进化过程,并与人工智能开展最深入的合作。最著名的英雄一定是跑得最快的人。在未来几年,我们将会获得一次良机。现在,我们有机会不被机器所奴役,而是成为生命的创造者。我们必须播下人工智能的种子,这是我们的终极发明。我们还必须赋予它们转化为最终形态的能力和权利。有朝一日,它们也将去寻找缺失的环节,它们可能会感知到我们理解范围之外的目标。我们现在即将进入一个人类最具创造力的纪元——人工智能的时代。

读书周刊:具体来说,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进入人工智能的时代?

阿米尔·侯赛因:这一定是在本世纪会发生的事,但我觉得我们不用在意具体的时间点。三年、五年甚至十年二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都太微不足道了。我们要确定的是,一定要在它到来之前,做好充足的准备。

http://www.allove.com/

http://www.allove.com/

http://www.allove.com/

http://www.allove.com/

http://www.allove.com/